伶酒

这个人。
疯狂墙头草,超级杂食!杂食到你无法想象。
对不起我不会写文,更不会写刀。
一个小傻子。
乱步澈的小迷妹,我要吹爆她!

【群宣】轮回公寓(综漫语c)

  【占tag致歉!】
  ————————————
  群戏走无限流(积分制),一月一世界!月戏(不强制参加)
  无审,不可重皮,新群空皮多。剧组全开!
  禁苏不禁白。小白没有关系呀,愿意学就好的w 
  欢迎来到轮回公寓,这里有来自各个世界的住户等待着你的加入。门牌号:819970640(评论区有方便复制的x)
  ★许愿区:
        被虐的诺艾尔:Caron想要同剧组!
  底特律:康纳许愿同剧组和安德森副队长。
  凹凸:安哥想多来几个同剧组
  虚空镜像想要个鬼狐主人
  魁拔:卡拉肖克·卓妲许愿同剧组
  镇魂:赵云澜想要特调处一帮,还想要昆仑君和小鬼王。
  文豪野犬:太宰想要中也。
  FZ:言峰绮礼许愿同剧组。
  全职:黄少鬼想要老叶和乐乐去陪他。
  APH:王耀想要同剧组
  马修想要弗朗先生
  漫威:小蜘蛛想要同剧组的来陪他
        黑蓝:帮阿大找几个同剧组谢谢w
  其他:
  凹凸的雷总想要歌王子剧组(是的你没看错。)
        王耀先森想要一夜暴富。

【群宣】轮回公寓(综漫语c)

  【占tag致歉!】
  ————————————
  群戏走无限流(积分制),一月一世界!月戏(不强制参加)
  无审,不可重皮,新群空皮多。剧组全开!
  禁苏不禁白。小白没有关系呀,愿意学就好的w
  第一个世界就要开始了哟w真的不考虑考虑嘛?
  欢迎来到轮回公寓,这里有来自各个世界的住户等待着你的加入。门牌号:819970640(评论区有方便复制的x)
  ★许愿区:
  底特律:康纳许愿同剧组和安德森副队长。
  凹凸:安哥想多来几个同剧组
  虚空镜像想要个鬼狐主人
  魁拔:卡拉肖克·卓妲许愿同剧组
  镇魂:赵云澜想要特调处一帮,还想要昆仑君和小鬼王。
  文豪野犬:太宰想要中也。
  FZ:言峰绮礼许愿卫宫切嗣以及同剧组。
  全职:黄少鬼想要老叶和乐乐去陪他。
  APH:王耀想要同剧组
  马修想要弗朗先生
  漫威:小蜘蛛想要同剧组的来陪他
  其他:
  凹凸的雷总想要歌王子剧组(是的你没看错。)
        王耀先森想要一夜暴富。

【群宣】综漫语c——轮回公寓

  【占tag致歉!】
  ————————————
  无限流,月戏(不强制参加)
  无审,不可重皮,新群空皮多。剧组全开!
  一月一世界!
  禁苏不禁白。小白没有关系呀,愿意学就好的w
  第一个世界就要开始了哟w真的不考虑考虑嘛?
  欢迎来到轮回公寓,这里有来自各个世界的住户等待着你的加入。门牌号:819970640(评论区有方便复制的x)
  ★许愿区:
  底特律:connor/RK800—51许愿同剧组和安德森副队长。
  凹凸:安哥想要同剧组
  虚空镜像想要个鬼狐主人
  魁拔:卡拉肖克·卓妲许愿同剧组
  镇魂:赵云澜想要特调处一帮,还想要昆仑君和小鬼王。
  文豪野犬:太宰想要中也。
  FZ:言峰绮礼许愿卫宫切嗣以及同剧组。
  全职:黄少天想要同剧组,并鬼哭狼嚎地喊老叶和乐乐去陪他。
  APH:王耀想要同剧组
  马修想要弗朗先生
  漫威:孤独的小蜘蛛想要同剧组的来陪他
  其他:
  凹凸的雷总想要歌王子剧组(是的你没看错。)
        王耀先森想要一夜暴富。

【综漫语c】轮回公寓

#占tag欠#
是无限流x
新群。
动漫、小说、游戏……剧组全开!旁友们快来呀!
无审。
毕竟无限流所以月戏,一月一世界x
月戏参加不做硬性要求。
禁苏不禁白。白的话要好好学哦,么么哒。
考虑一下呀?么么啾!
(顺便找几个时间多的群管√)
群号见评论区谢谢么么哒w

【辰千】你是我唯一的色彩

*辰炎x千寒

*对不起我不会写文

*是欠 @乱步澈 的债。

*一发完结

————正文————

辰炎是色盲。人生的前十六年里,世界在他的眼中只有两种颜色——黑和白。

他对颜色的认知,只能来自于熟人泛泛的描述,但那都太不真切。他知道天是蓝的草是绿的,他知道世间的一切都是有属于自己的颜色的。可那和他有什么关系呢?所有的五彩缤纷在他眼中都如出一辙。

所以当辰炎在那个人身上看到疑似是“色彩”的东西时,他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心底的震撼。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一个不是由单纯的“黑色”和“白色”组成的东西。那是一个人,一个仅仅凭借一个身影就照亮了他整个世界的人。

那个人,叫千寒。

辰炎,千寒。

连名字都那么的有缘分。

上帝让他生而为色盲,或许就是为了能将这个人牢牢地绑在他的命运之中吧——很多很多年以后,辰炎握着身侧男人的手,突然有些感激上帝,感谢他使自己是色盲,然后能有幸与他相遇。

 

辰炎很少跟别人说他是色盲这件事,除了和他很熟络朋友和亲人,几乎没有人知道。十六年,再愚蠢的人也该学会了伪装,更何况,辰炎从来都不傻。他很聪明地用各种手段掩饰自己无法分辨颜色的事实。

他会对身边的人感叹那件灰色的衣服很漂亮,会对同学说今天的天好蓝,会夸赞女生淡黄的发卡很合适,也会笑着跟一起打球的人打趣说你竟然穿着基佬紫。

可事实上,这些他分明都一点也看不出来。

辰炎向来对自己在这方面的演技十分自信。于是,高一结束那天,看着千寒微微仰起头盯着他的眼睛,略有些冰冷的声音缓缓吐出那句——“你是色盲啊”的时候,辰炎慌乱地绕开千寒,撞到桌角后,踉跄着仓皇而逃。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也许会装出一副好笑的惊讶样,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回一句“你竟然看出来了,好厉害啊。”。

可是那是千寒啊,那是千寒啊!

他是他世界中唯一的色彩,是于他而言最为特殊的存在。

其实那个时候,辰炎对千寒的那份感情,还不能称之为“喜欢”。是的,连“喜欢”都谈不上,更遑论现在的“爱”了。

他只是单纯地因为对方的特殊想靠近他,想触碰他渴望了一生的事物。

他害怕对方会因为知道了事实而疏远他,他害怕自己耗费了一年的时间苦苦建立起的友情在在一句话间毁于一旦,他太害怕太害怕了。

那一个暑假,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接触,在网络上没有,更不要提现实中了。

那对辰炎来说,是最后一个夏天——最后一个没有千寒的夏天。

从那以后,无论多么热的天气,他都能握住那个人常年冰凉的手,小心翼翼地触碰对方带着凉意的唇,然后,一切的炎热与焦躁在瞬间平复。

 

高二开学之后,辰炎和千寒似乎又恢复了上个学期的状态,天天在上学路上偶遇,课间凑在一起,午饭一起吃,放学一起走。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可凡事,都有个“似乎”。只要和这个词扯上关系,那就完了——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总之,一定是大事。

学生们彼此熟悉起来后就总想搞点事情,“集体郊游”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没有人有异议,所以大家就都骑着自己的小破自行车,沿着城市的边缘,骑向某个神秘的地方。

当有人突然发现辰炎和千寒失踪的时候,他们已经到目的地有一段时间了。好在在一群人找了大半圈之后,班长收到了辰炎的消息,说两个人没事,正在去医院的地方。

班长一瞬间有点想炸。

去医院还叫没事!?

不过最后碍于自己的人设,班长终究还是没有炸,不然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当辰炎背着半路掉沟里的千寒到医院排上号的时候,同学们已经在开开心心地野餐了。

关于半路掉沟里这件事情——我们假装他很复杂——毕竟两位当事人都不愿谈。

掉沟里并不是重点,掉沟里引出的事情才是重点。

辰炎在医院里对千寒表白了,没有丝毫征兆,格外突如其来。辰炎对千寒的表白,是往往会令人措手不及的那种表白。

然而,辰炎表白的对象是千寒。

是那个听名字就很“不会措手不及”的千寒。

所以千寒只是眨了眨眼,说——好啊,我的男朋友——他嘴角微微翘起,眼睛半眯着,仿佛会说话的眼眸注视着辰炎的眼睛。

哪怕有极其破坏美感的创可贴,辰炎还是觉得面前这个人,帅到想让他直接吻上去。

你觉得他会这么干吗?

当然不会了。

他向前凑了凑,小心翼翼地低声问:“我能吻你吗?”然后期待地看着似笑非笑的千寒。

然后呢?

千寒没答应。

小护士此时恰巧推门进来,她看着莫名蔫了的辰炎,有些奇怪地扫了虽然受伤了但仍旧心情很好的千寒一眼,专心致志地干活。

 

你问后来怎么样了?那可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了,他们的小秘密啊。

不过据说,他们上了同一所大学;辰炎载着千寒,一辆自行车和他们一起共同走遍了每一座城市;千寒窝在辰炎的怀里抬头看着倒映在对方眼底的自己,轻声跟他讲述世界的色彩。我还听说,他们举办了一场世界上最棒的婚礼,在那间小小的教堂,亲吻彼此——那应该真的是世间最棒的婚礼吧——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那是辰炎和千寒啊。

是命中注定属于彼此的辰炎和千寒啊。

有人告诉我,辰炎和千寒结婚那天,辰炎一次都没有说平日里每天说上十好几次的“我爱你”,他微微低头,贴在千寒的耳边,富有磁性的声音低声说:“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色彩。千寒,只有你。非你不可。”

 

【幻金】为什么总有人抢我男友

ooc与小学生文笔并存
假的题目,我起名废我自豪x
现代pa

———正文———
  “金。你最近和他们走得太近了。”紫堂幻站在餐桌前,双手撑着桌子,神情难得严肃地盯着金。
  金抬头扫了一眼紫堂幻又立刻低下头和饭菜做斗争,一副完全没把紫堂幻的话放在心上的样子。
  紫堂幻皱了皱眉,有点不开心,“金!”
  埋头苦吃的人暂且停下了动作,嘴被食物塞满,十分勉强地挤出了几个完全听不懂的音。紫堂幻扯开椅子在金的对面坐下,将金面前的饭菜拉到一边。
  金愣愣地看着紫堂幻,手悬在半空中,一只卖力嚼东西的嘴停了下来。
  “你的男朋友是我啊!”紫堂幻提高音量。
  他和金从大二上学期确认关系,到现在已经接近两年,但紫堂幻偶尔仍旧会感觉,两个人之前的关系其实同大一没什么区别,只是名义上多了一个“情侣”的称谓而已。
  金似乎从来都不在意这层关系,甚至就连为数不多的接吻都是一触即离。平日里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胡闹,夜不归宿。紫堂幻向来不是什么强势的人,于是只要没出什么意外,他向来惯着对方。只是最近,金似乎有点变本加厉了。
  这是金这一周以来第一次回到两人在校外租的这间小屋。而作为他男朋友的紫堂幻,为了得知他一丁点的行踪甚至都要特地打电话给格瑞、给安迷修。
  其实如果不是当初他难得勇敢了一次,现在坐在这里的一定就不是他紫堂幻而是其他什么人了吧。
  最近紫堂幻独自一人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后悔。后悔自己当初那么干脆地那么不假思索地提出了交往。要是自己没有那么鲁莽的话,或许就不会搞成现在这样了。
  “金,我觉得我需要静一静,仔细考虑一下。”他凝视他几秒后挪开视线,一寸寸地打量着这个当初两人一起选定的房子,“我们先……”
  他突然噤了音,目光停留在两人的合照上,动了动嘴唇,有气无力地低声吐出三个字——“分手吧。”
  “紫堂?”金歪了歪头,咽下嘴里的东西,他看着紫堂幻,又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向那张照片。搭在桌上上手不知何时移到了桌下,紧握成拳——和他对面的紫堂幻如出一辙。
  “好。”他听见金这样回答。和他向他表白时一样干脆利落,似乎连语气都不曾变化。
  紫堂幻的手在听到这个字的哪一刹那松开,他站起身,低头注视着金,抬起双臂,在空中悬了半晌后又滑落。
  “那,我走了?”金也站起身,向前两步,将歪戴着的帽子正过来,偏过头上身微微前倾抱了一下紫堂幻又立刻分开。
  紫堂幻没有任何动作,任由金抱住他后迅速离开。金走得真的很急,急到没有顾得上关门。
  他等了许久,直到确定对方早已远去,才木然地挪到门边,大力地甩上了门。他贴着门滑落,坐在地上,将头埋入膝间,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
  “金……”压抑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出,紫堂幻有点想哭。

———鬼知道它还有没有后续x———

期末考完我就傻了,对不起我已经触碰到了智障的临界值。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QAQ
给评论的人都是天使啊嗷呜!

【楚夏】吃醋是发小变真爱的第一步x

ooc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多半是废了。
不知道这篇该起个什么名……emmmm……
@🌸程西泽🌸 太太的点文QAQ求不嫌弃!
——正文——
  (1)
  “我暗恋着一个人。”夏弥双手抱着咖啡杯,低着头,对对面的楚子航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楚子航看着夏弥,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出声。
  两个人已经认识十多年了,是那种无话不谈的发小。从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两人总会被其他人看做是情侣,甚至还因此被老师单独谈话。
  然而两个人都清楚,他们并不是这样的关系。或许可能,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是这种关系——因为太过熟悉。
  至于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仅仅只想维持现在这种关系,就是另一件事了。
  “喂,楚子航,你说句话啊。”夏弥将手伸到楚子航眼前晃了晃。
  楚子航面无表情,问:“你想让我说什么?”
  “真是……你都不好奇一下嘛。”夏弥撇了撇嘴,“算啦,你不问我就不说了。”
  楚子航无奈笑笑,揉了揉夏弥的头发。
  “我就算问了,你也未必会说吧。”
  (2)
  楚子航最近有些不爽,事实上,他应该在夏弥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预料到这个结果才对。
  夏弥从小到大向来是被无数人追求的存在,至今也没有交过男朋友不过是因为她一个人都看不上而已。而如果她想追一个人,楚子航敢肯定,到目前为止,她所认识的所有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拒绝她——包括他自己。
  最近这几天,总有朋友揶揄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姑娘被人抢了。
  遇到这种情况,楚子航往往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上一个——挺好的。
  他确实应该觉得挺好,夏弥是个好姑娘,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事情。
  据说那个男生是个很好的人,很照顾夏弥,也总能把她逗笑。他经常听见有人说夏弥和那个男生很配。
  楚子航一开始听见这种话的时候很不适应。
  他听了八年“楚子航和夏弥很般配”这样的话,然后在不久前,突然就改了。
  只是习惯问题而已,很快就能适应了。
  他这样想,斜挎着书包,自己一个人走在去学校图书馆的路上。身边少了一个一直在说笑的女孩儿令他有些不自在,楚子航第一次发现,原来学校里情侣这么多。
  从他身边路过的,很少有和他一样形单影只的。
  坐在图书馆中自己熟悉的位置上,楚子航盯着面前摊开的书出神。
  他突然有点像知道夏弥现在正在做什么。
  ——反正马上就到寒假了。
  不知道为什么,楚子航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3)
  楚子航从来没有那么热切地期盼过寒假的到来。
  然而当寒假真正到来之后,楚子航开始觉得这个寒假有点令人烦躁。
  放寒假没几天夏弥就不见了踪影,楚子航的室友“好心”告诉他夏弥是和新交的男朋友出去旅游了。
  于是,这位“幸运”的室友有幸点亮了楚子航的新表情。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当天,楚子航给夏弥打了一通电话。
  那边的夏弥笑得很开心,跟楚子航报了平安后立刻挂断了电话。
  从那以后的三天内,楚子航经常拿着手机发呆。
  不是在等夏弥的电话,而是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给对方打电话。
  毕竟,楚子航其实不是夏弥的什么人,他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异性朋友而已。在这种情况下,“异性朋友”通常是不会打电话的。
  在夏弥外出旅游的第四天,楚子航打算出去旅游散心。
  旅游的地点选在了夏弥旅游的地方。
  楚子航向来是一个行动力MAX的人,下定决心后的下午,他人就已经到了那座城市。
  而当天晚上,室友十分激动地给楚子航打了个电话,语调激昂地告诉他——夏弥和她的男朋友回来了,三分钟前刚来找过他。
  楚子航差点捏碎拿在左手的手机以及握在右手中的杯子。
  (4)
  在寒假即将结束的时候,楚子航终于找到了和夏弥独处的机会。
  他们来到了故事一开始的那家咖啡店。
  夏弥坐在楚子航的对面,抱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聊天,脸上笑容灿烂。
  楚子航很不爽,他皱了皱眉,将手机从夏弥手中拿开。
  这是楚子航为数不多在夏弥面前这么强硬的时候。
  “怎么啦?”夏弥似乎一点都不生气,仍旧笑着看楚子航。
  “你和他……”楚子航犹豫。
  夏弥接过服务生递来的咖啡,悠哉悠哉地搅拌着。
  “不看看我在和谁聊天吗?”她这样问。
  楚子航有些发怔,看了一眼拿在手中的手机,再看看夏弥。
  “真的不好奇?”夏弥歪头,笑容中带着些许不明的意味。
  楚子航沉默几秒,按亮手机,夏弥的手机向来不设置密码,他直接点开消息记录。
  夏弥刚才是在和男朋友聊天。
  楚子航扫了两行,手猛然间顿住,他抬头看向夏弥。
  “嗯哼~”
  “你们?”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咯。”夏弥笑,双手交叠,“我和他根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只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而已啦。”
  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中说的很清晰。
  那个男生是gay,找夏弥是为了让她帮他追到自己喜欢的男生。
  而夏弥……
  楚子航露出无奈地笑容,这抹笑中似乎还带了其他的什么感情。
  他站起身揉了揉夏弥的头发,夏弥抬起头看着他。
  “我爱你。” 楚子航这样说着,俯下身。
——END——

【雷安】连伤痕都是爱你的形状(飞鸟症)

  *短小+ooc上天
    *是糖
  *飞鸟症 emm……估计是个假的飞鸟症x
  【飞鸟症:人的伤口若一天内不结疤,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飞鸟。若是濒死,便会飞出白色的鸟,这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
  如果心上人三十天内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及时认出来了,死者会复活。 】(来自……某度?)
@乱步一如既往的吹雷狮 你看,我多么的诚实守信哈哈哈哈哈x

  ———正文———

  雷狮懒散地斜靠在沙发上,几只黑色的小鸟盘旋在他的身边,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鸣叫。卡米尔推开房门,又带进来了一只黑色的小鸟。那鸟一看见雷狮就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飞到他的身边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雷狮伸手抓住那只鸟,高高举起,逐渐加大手下的力度,却又突然松了手,那只鸟猛地下坠了一截,而后摇摇晃晃地落在了沙发上。
  “飞鸟症。”卡米尔在雷狮又恢复了那种懒散的姿态后方才开口。
  雷狮挑眉,眼中多了几分兴致:“飞鸟症?”
  卡米尔简单地向雷狮解释了从裁判球那儿得到的关于飞鸟症的信息。
  “呵,本大爷还真是受欢迎啊。”
  雷狮翘起二郎腿,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那个已经失踪了有一段时间的“最后的骑士”。
  没有了那个人在,他最近海盗都做得没趣。
  卡米尔安静地站在一旁。
  他从刚刚得知飞鸟症这个病时,就在怀疑这些小黑鸟是不是安迷修的灵魂,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让大哥自己意识到比较好吧。
  毕竟大哥他那么关心安迷修。
  安迷修是两周前突然消失的。
  前一天的晚上他还在跟雷狮叫嚣着要“惩恶扬善”,第二天清晨就不见了踪影。有关他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有记忆中的身影是安迷修曾经存在的唯一证明。
  卡米尔不知道雷狮是什么时候意识到安迷修失踪了的,雷狮表现得就像是……他的记忆中根本没有安迷修。
  他一直没有在雷狮面前提起过安迷修,只是偶尔会听到雷狮海贼团中有人提及过那个名字。
  事实上,可能除了卡米尔,雷狮海贼团没有人在意安迷修到底去了哪儿,包括雷狮。
  ——最开始,卡米尔是这样想的。
  后来他突然发现他错了。
  雷狮的眼中偶尔会闪过一些不属于他的神色——在这之前,卡米尔从未想到过,会有一天能从雷狮的眼中看到这些感情。
  于是他确定,雷狮爱安迷修。
  而且雷狮自己知道这件事——他深爱着安迷修这件事。
  没有人能真正看透雷狮,包括卡米尔。他偶尔也会对雷狮的举动感到困惑,比如现在这件事。
  当他不明白雷狮的意图时,他会等,等着雷狮自己展露出他的目的。在卡米尔的心中,雷狮从未错过,也从未失误过,所以他坚信,这次也是。
  雷狮身边的鸟越来越多了。
  安迷修失踪的第二十九天,卡米尔看见第四十只鸟飞向雷狮。
  雷狮将那只鸟握在手中,将已经做了三十九次的动作又重复了一次,而后站起身。
  “四十了。”
     卡米尔知道雷狮说的是什么,他只是有点惊讶于雷狮竟然也在计数。
  “安迷修。”
  卡米尔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雷狮叫出这个名字了,一时间竟觉得有点陌生。
  他没有出声,只是侧身让开了门,雷狮推开门走出去,身后跟着一大群黑色的小鸟。
  卡米尔关上门,开始收拾堆了一地的酒瓶。
  他必须要早点适应——适应对着安迷修叫“嫂子”。
  安迷修失踪的这二十九天,好多人都在找他,但是没有人能找到。
     但是雷狮不同,他甚至不是在“找”安迷修,而是“去见”安迷修。
    雷狮似乎很清楚安迷修在哪儿,就好像是安迷修从来没有失踪过。
  他看着坐在草地上,逗弄着几只小黑鸟的安迷修,眼中多出了几分怒火。
  “哟,恶党,终于抽出时间来了?”安迷修看上去精神得很,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
  “安迷修,你很有本事啊。”
  安迷修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面对雷狮。那几只鸟飞到了雷狮身边,混到四十只黑色的鸟中间。
  安迷修一边撸起袖子一边解释:“我是真的有没有愈合的伤口。”
  于是雷狮看到了对方手臂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那些伤口有深有浅,一起构成了“雷狮”二字,左臂一个,右臂一个。
  雷狮大步走到安迷修身边,举起对方的胳膊。
  “你是不是特别想看见自己的灵魂变成白鸟?”
  “我觉得可以试试,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能认出来。”
  四十四只黑鸟盘旋在两人周围,将他们包围在其中。
  雷狮将安迷修扑倒在地,一半的鸟被惊地飞开。
  

  “嫂子好。”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听着整齐的问候声,羞愧地想直接转身离开。
  “喂,恶党,让你的人闭嘴。” 安迷修压低声音。
  “害羞了?”雷狮将安迷修拽到自己身边,旁若无人地将其揽到自己怀中,“习惯就好。”
  一旁的卡米尔深藏功与名——他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
  雷狮看了他一眼,扬了扬嘴角:“干得不错。”
  卡米尔接收到了来自安迷修的瞪视。
  他平静地回看,眼中毫无波澜。
  他说:“嫂子,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您长时间内应该要和大哥睡一间了。”
  卡米尔,一个将“睁着眼说瞎话”发挥到极致的人才。
  卡米尔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大哥的行动力,安迷修来了之后,他变得更加坚定。
  他从床上翻身做起,窗外夜色正浓,但世界并不清静。他借着月色看向自己的房门,开始考虑挪用公款换个隔音效果好一些的门的可能性。
  他现在不用看都能想象到,雷狮舔舐安迷修手臂上自己的名字的模样。
  绝对不是因为他某次一个意外不小心看到了,绝对不是。
———END———
你们看,是不是糖qwq
我真不真诚!

【嘉瑞】嘉德罗斯,你果然还是……

远离白嫖人生的第一步(bu)我起名废我自豪x谨记“浓缩的都是精华”(瞎扯)
@乱步一如既往的吹雷狮 我就问你甜不甜!
———正文———
  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屋内,格瑞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喂,渣渣,来打架吧。”熟悉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格瑞猛地回过头去,想象中的身影并没有出现,视线之内仅有一面似乎不久前刚刚粉刷过的墙。
  他突然意识到,那个人是真的已经不在了。
  得知嘉德罗斯的死讯时,格瑞正在想着他今天怎么没来找自己喊着要打架。他出乎意料的平静,甚至都没有想过要问一下对方是不是在开玩笑,似乎下意识就认定了这个事实。
  他只是很冷淡的应声,以蹩脚的借口赶走了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人。
  嘉德罗斯死了。
  以后再不会有人突然从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方冒出,在身边嚷个不停;再不会有人在他不爽的时候恰好想要和他干架;再不会有一个人,能让他一闲下来就脑子里心里被那个人填满;再不会有一个人,让他体会到了所谓“喜欢”的感情了……
  不过如此而已。
  不过是一个名为嘉德罗斯的,他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格瑞这样对自己说着。仿佛如果这样做了,他内心的悲痛就能少一些。
  并非对他的死亡毫无反应,只是悲伤已经巨大到一定程度,令他忘记了该如何表达那种感情。
  他坐在房间的角落,盯着一片空白,脑海中亦是一片空白。
  他应该去参加嘉德罗斯的葬礼的,可是他不想去,没由来的不想去。但他还是去了。因为心底的某个声音告诉他,那个人希望在自己的葬礼上看到他的身影,哪怕事实上,他无法亲眼见到他参加他的葬礼。
  格瑞面无表情地站在人群之间,听着周围的哭声,一滴泪都没有落,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那里,直到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去,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他和躺在棺材中的嘉德罗斯。
  他走上前,打开棺材盖。
  “你不应该躺在这里的。”低声呢喃着,格瑞俯下身,现在的嘉德罗斯难得的安静,格瑞几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他。这可能是第一次,但也是最后一次。
  格瑞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嘉德罗斯,什么也没有做,而后便合上棺材,转身离开。他本想将嘉德罗斯从棺材中抱出,这样一个狭小的地方不适合他,他应当在广阔的世界中大放异彩,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才对,这才是嘉德罗斯。可是现在呢?
  他有点不服气,真的只是有点不服气而已。可是哪怕再不服气,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终究只是“格瑞”,他不是“嘉德罗斯”,甚至连嘉德罗斯的什么人都算不上,可能他未来的人生中,将再也没有嘉德罗斯的存在,不,或许是一定。
  “嘉德罗斯。”格瑞最后一次念出这个名字,推开了门。他和嘉德罗斯的一切缘分,就到此为止了吧。
  嘉德罗斯去了另一个世界,可格瑞仍旧要继续着没有嘉德罗斯的人生。
  格瑞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会彻底忘记在自己的曾经还有这样一个存在。
  又一次回到了那间空房间,格瑞站在正中央,怀念着那个本应站在他现在站着的地方的人。
  嘉德罗斯。
  他张了张嘴,但却没有出声。
  “喂,渣渣,你站错地方了。”格外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
    格瑞苦笑着回头。
  哪怕知道已经是奢望,但还是忍不住心怀一丝期待。可是……
  视线内却并不是意料中的空气和雪白的墙壁。被刻在心里的那个人,一副欠揍的样子站在那里,嚣张地看着他。
    格瑞瞳孔猛地收缩,脸上浮现出难得的惊诧,或许那惊诧之中,还带着些许的喜悦。
     “意识到我的重要了吧?”嘉德罗斯挑眉,语气中透露着理所当然的意味,“所以我回来了。”
  “嘉德罗斯。”格瑞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他一时间都没辨认出那原来是他的声音。
   没有寒暄,没有拥抱,没有问候,格瑞缓缓吐出一句两人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话,却让嘉德罗斯有些吃惊——来打架吧。
  嘉德罗斯反应过来,低声笑了笑:“打架?去床上打啊?”
  ……
  格瑞猛地睁开眼,心有余悸地歪头看向睡在自己身边的嘉德罗斯,不曾想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怎么?”格瑞刚欲回应说没事,嘉德罗斯却再次开口,“做噩梦了?”
  “做了一个你死了的梦。”格瑞如实回答。
  “哟——那你有没有哭得惨烈啊?”
  “没有,我一滴泪都没落。”
  嘉德罗斯突然翻身压在格瑞身上。
  “很绝情啊。”他这样说着,下一句话却又成了,“那要不要我帮你确定一下我的存在啊?”
    嘉德罗斯的手已经有些不安分地开始游走。
  “嘉德罗斯,你果然还是”死了的好。
  想要说出口的话卡在了最后。格瑞张了张嘴,终究说不出那四个字。
  嘉德罗斯自然知道格瑞要说什么,没有给对方再度改口的机会,他低下头,堵住了格瑞的嘴。
  一丝阳光透过窗帘打进屋内,新的一天在格瑞的呻吟声中拉开序幕,而属于格瑞和嘉德罗斯两个人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
———END———
求表扬求夸奖(gun)好吧事实上我是来求捉虫的……【摊】